华通系负债170亿幕后控制人李炎失联 银行注资仍观望

作者:匿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2014-11-20 08:46:34    浏览:492

高新区科技孵化园9号楼E座“华通系”总部外的招牌,已经悄然更换成“民丰金融大厦”字样,而民丰小贷正是华通系的债权人之一。

由民间债权人成立的众力群智实业有限公司就在二楼办公。这家公司由60家左右的民间债权人组建,持有“华通系”公司23亿元债权。成立之初的意图为,以债转股形式收购华通系所属兰州通用机械厂等项目。

而银行系债权人也在10月31日召开债权人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会上要求华通系隔离民间融资风险、尽快制定《四川华通集团金融帮扶一致行动方案》,并向银行书面请求相关债务暂时不计入不良贷款的原因,债权银行还将有序推进司法进程。

尽管还未能出具完整的资产负债表,但多位接近华通系债务重组的人士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数据显示,华通系总体负债在170亿元左右,其中民间债务38亿,银行债务133亿,涉及包括工、农、交、建、民生、平安、贵阳银行等17家债权单位,而其总资产评估价值约168亿,其中包含50亿无形资产。“需要银行、民间、政府债权人展现出极大的勇气和魄力。”某银行体系债权人高管在谈到解决华通系债务困境时如此表述。

旗下企业几近停产

简单来说,华通系可以分为两部分,即李炎实际控制下的H股上市公司旭光高新和华通投资控制下的机械制造板块。

旭光高新旗下包含芒硝板块和聚苯硫醚(PPS)板块,其中芒硝板块主体是川眉特种芒硝(下称“川眉特种芒硝”)、四川省川眉芒硝有限责任公司。PPS业务的主体是四川得阳化学有限公司(下称“得阳化学”)、四川得阳特种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德阳新材料”)。

而华通投资有限公司为自然人彭喻独资企业,此前该公司为李炎实际控制。

华通投资持有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70.5%股权,并持股四川省华拓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华拓实业)。

成都市高新区孵化园9号园区的6座办公楼即在华拓实业名下。

通过四川腾中持有成都华锐特种车辆有限公司100%股权、新津腾中筑路机械有限公司100%股权、成都华锐特种车辆有限公司100%股权。而成都华锐特种车辆有限公司与北汽福田合资又组建四川腾中福田专用汽车有限公司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份银行债权人第三次会议纪要显示:按照华通系相关负责人的汇报。腾中重工和腾中福田还在正常生产,但因账户查封等原因无法参与招投标、接新订单,因此两家公司正考虑是否宣布停产。

其他机械板块也受到“资金链断裂,缺乏正常生产资金,账户冻结无法正常生存,银行不敢轻易支持企业保函,企业无法参与招标,供销系统需要重建”等问题的困扰。

会议纪要还显示,PPS项目停工长达5个月,恢复生产前需要检修设备,甚至更换部分设备。而且企业的供销网络也需要重构。芒硝板块则属于下游需求疲软的低迷状态,且拖欠员工工资、社保和电费。

华通系提出希望相关银行能解冻其基本账户,保证员工工资发放和基本账户结算。

民间债权隔离暂停

“任何一份文书上,都找不到李炎的签字,他除了上市公司,并不持有任何华通系关联公司股权。甚至没有在任何借款合同里加入他的无限连带责任。”众力群智办公室负责人这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但李炎却在幕后控制着这个庞大的华通集团,多位债权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华通投资有限公司单一大股东彭喻和李炎在四川的代理人李建彬,都直接向李炎汇报。

而且从记者获得的一份截至2014年9月3日的数据显示,四川腾中为李炎控制的旭光高新子公司德阳化学、德阳新材料、川眉特种芒硝公司提供的担保高达11.53亿。

从股权关系上看,华通系和李炎的上市公司旭光高新并无关联,但双方存在这诸如上述担保等情形的关联,数额较大,且实际控制人存在错综复杂的关系,所以,无论在银行还是民间债权人都将他们统称为华通系,视作整体解决债务纠纷。众力群智公司曾试图以手中债权,收购原先属于腾中重工旗下的兰州通用机械厂项目。

“我们先后去了三次兰州,考察项目,在9月底前已经做好了接手准备,李炎通过李建彬表达了对这一方案的认同,兰通厂和近期A股市场连续涨停的兰石重装类似,享受兰州市出城入园政策,老厂搬到工业园区后,所处地块可以变性为商业用地开发。”众力群智公司高管这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据其测算,该项目可以覆盖民间债权的70%左右。

但到11月,情况突然发生变化,兰通厂项目前期通过一次交易已经归入一家名为四川金两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下,该公司要求众力群智支付1.25亿的项目前期投资才同意退出。

“这样一来,不是华通系在偿还债务,而是我们和四川金两岸在谈收购,我们不能接受。”上述计划随即在10月中旬搁浅,该高管续称。

但在10月末召开的第三次银行债权人会议上,华通系依旧称其在用兰通厂出城入园计划和变更土地使用权商业开发方式解决民间债务。

“他们告诉银行已经妥善处理了民间债务,明显是不真实的,兰州项目(目前现实)已经难以推进。”上述众力群智高管如是表述。

而银行债权人也同样表达了他们的意见。上述会议纪要中写道:“华通系所回答的企业重组思路、民间融资风险隔离、托管经营等重要问题与前几次反映情况相互矛盾,不少债权银行对华通系诚信及合作意愿产生怀疑。”

“各方需要展示极大勇气和智慧”

“最近的三周,李炎在四川的代理人李建彬已经无法联系到李炎。”这一变化使得原本依靠李炎筹划的华通系债务重组工作产生了变数。

“华通集团现在的多位股东,都背负有债务,或者为华通系融资提供了担保,在联系不到李炎后,开始寻找摆脱自身陷入债务危机的方式。”接近李炎的人士这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众力群智准备收购华通系部分非上市公司资产,并计划聘请专业会计师事务所进场。

“比如拥有成都高新区孵化园6栋办公楼的华拓实业,这部分资产只是为上市公司提供了担保,自身并没有银行债务。”上述众力群智高管这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而华通系其他资产中,能够恢复“造血”功能的企业也在众力群智的选择范围中,比如腾中福田、新津腾中等。

“其实李炎的资产还是有不少有价值的,比如德阳化学和德阳新材料,PPS项目产品总体竞争力还是有的。只要民间债权人和银行债权人坐下来商量好,撕掉封条注入资金,企业还是有活过来的希望。”上述众力群智高管如此表述。

同时,已经有银行债权人开始盘活资产的计划,按照上述会议纪要显示:川眉芒硝正在与乐山市商业银行眉山分行商议1比2比例的配资计划,由托管方提供担保,资金封闭运行。

乐山商业银行意图通过此举盘活其为川眉芒硝提供的2.1亿贷款。

“比如托管方出1个亿,银行出2个亿,2个亿由托管方担保,共同盘活有订单、能生产、有现金流和利润的部分项目,长期可使银行解套。”当地某金融机构高管如此评级。

华通系希望各债权银行能效仿乐山商行的1比2配资模式。

但更多债权银行还在观望,按照上述会议纪要显示:银行债权人则要求华通系在清产核资基础上,明确恢复生产的有利条件和制约恢复生产的约束条件,自身可以解决的部分和需要政府、银行配合解决的部分。在拿出明确的转型发展方案,争取政府支持和债权人大会通过后,再一揽子解决。

“但时至今日,银行债权人还是不愿和民间债权人坐下来,协商解决。”众力群智高管认为银行债权人态度不够配合。

某银行债权人代表表示,银行更倾向于政府主导下多方在一起谈判。

但接近华通系的债权人表示,华通系高管曾经寻求地方政府出面主导资产重组,但未能如愿。

“现在的时刻,需要银行债权人、民间债权人,甚至政府,拿出极大的勇气和魄力来解决问题。”某银行债权人高管如此说。


如果你要找金融公司职位或者招聘金融人才,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直接站内联系我们。51金融圈网站有百万金融人才简历和上万家金融公司合作,更有专业的猎头服务和金融薪酬报告,心动不如行动,还不赶快联系我们!
51金融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