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银行业再次站在历史转折点上

作者:匿名    来源:未知    发布:2021-03-16 18:07:36    浏览:1219

51金融圈

编辑 搜图

2017年,趣店上市后,罗敏青年得志说出了“过期不还钱一律不催收,就当送福利!”。接着被银监会打脸,现金贷一个行业覆灭了,流量方蚂蚁集团后来也不和他玩了。

编辑 搜图

​谁也想不到,三年后中年马云步了后尘,一番“巴塞尔协议是服务老年金融的”,迎来央行、银保监会等多方混打。

之后,短短几个月来,金融科技领域天翻地覆,网络小贷新规将网络小贷借互联网放贷的业态推倒重来;“征信业务管理办法”给金融大数据戴上“紧箍”;银保监会叫停银行通过非自营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央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对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反垄断山雨欲来。

仅仅这四个文件,互联网巨头被存贷双杀、大数据风控被束缚了手脚、支付业务推倒重来,巨头们能不能再拿到支付牌照还是未知数。

马云演讲这个戏剧性事件成了监管大刀落下的由头,红利的窗口咣当一声关上了,自此之后几乎是正规军的天下。

每一次行业大变革,都伴随着独一无二的历史机遇。2013年,支付宝抓住了第三方支付的机遇,用支付储值账户推出余额宝,一跃而革命银行,引领中国金融科技浪潮。

现在,银行业又站在了历史的机遇点上,互联网巨头被连续出示红牌,乃至罚下场,退回和银行同一行列阵营。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支付业务、放贷业务的监管待遇正在和银行看齐,没有监管套利。同台竞技的公司,从监管那已占不到便宜。银行看互联网巨头眼色的日子过去了。

这回,谁也不许犯规。

02

种种迹象表明,银行业早已等在这个机遇的路口。

2013年之后,银行也有痛改前非的决心。2016年以来,早期游戏公司、互联网公司的考核大法——MAU(月活跃用户人数)也开始被视为银行零售业务“命门”,被用于市场化运作。这些更能体现用户粘性的数值,终于被银行重视。

MAU这一互联网公司的考核玩法飞入银行体系,也算是典型的金融科技玩法。具有代表性的招行和平安,用这种打法,早已成为重零售的银行,金融科技玩得风生水起。

2017-2020年间,12家银行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甚至央行在2020年7月,也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有代表性的是某银行截至2020年上半年累计签约383家中小金融机构,对银行来说,金融科技输出业务,已是不小的成就。

表: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一览;数据来源:新金融洛书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银行获得这种成就,和过去两三年来的银行砸钱金融科技是分不开的。

2019年招行信息科技投入93.6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3.72%;2017年,这组数据相应的还只有22.1亿元和1%。同样,2019年中行信息科技投入116.54亿元,占该行营业收入的2.11%;2017年投入比约为1%。2019年工行金融科技投入163.74亿元,占营业收入比2.2%;建行金融科技投入176.33亿元,占营业收入比2.5%。

几大行汇集的千亿资金,大多用在了人才、IT技术、数字化转型方面,即使巨头不能改变银行,而技术终将改变银行。

03

2021年是银行的金融科技决战之年,和谁决战?和互联网巨头决战,也和自己决战。

2019年8月份,央行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明确提出未来三年金融科技任务。工农建交和招行等纷纷制定金融科技发展规划。

政策层面发展规划的出台非常重要,它意味着国家意志对金融科技实施自主可控战略,银行无论是否自觉提高金融科技的含量,还是赶鸭子上架,2021年都是一个交答卷的时间点。大型银行需要对集成设备和基础软件进行国产替代,所以我们看到,2019年的银行金融科技投入上,很多银行的很大一部分钱用在了基础设施和软件的采购上。

金融科技的投入,让银行在过去两三年从前端服务到中台、到技术输出上都有了很大改变,尽管银行的App还是那么难用。

前端服务,“离柜”服务比例越来越重,银行的App在优化,生态越来越全,但掀开App的表象一看,还是后台系统能力,对接的场景、商家在支持在变强、增多。

银行的金融科技能力持续增强的另一个例证是,零壹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金融机构申请的2946件金融科技专利中,银行以申请861件居首。它们一面在采购,一面在输出。

如果银行在技术和人才上跟上互联网巨头的步伐,就会发现,在政策庇护的倾斜之下,要说互联网巨头在金融上有多强,那强得也只剩下流量了。

04

2020年的这场疫情,也是一次对金融业的赶鸭子上架,

2月开始,因为疫情阻隔,一批银行理财子公司开始尝试用户线上风险测评,打破首次购买理财必须到网点这一要求。这些动作,正是疫情下银行“上线”的一个缩影。其它被搬到线上的业务还包括产品介绍、协议签署、估值报告。

此次疫情已成为金融行业在一次极端情况下的压力测试。在非接触式的经济生活中,金融机构以前无法决心上线的业务,被逼着线上化,如线上路演、远程调研、远程签单、线上发行、产品赎回等,中后台业务的线上化进程提速,金融机构的业务运营模式正在趋于全线上化。

但这次赶鸭子上架的服务能力并不是真的一蹴而就,而是完事具备,碰巧被疫情赶着上了线。它背后,是多年被金融科技浸润的市场,被培育的用户群体。

就像老年人被疫情逼着猫在家里,学会了移动支付。那并不是老年人突然从哪儿变出的移动支付,而是移动支付作为前提条件早已具备了。

滚滚潮流,是讲时运和机遇的。

2013年之后,低风险理财市场被余额宝们抢走,高风险市场被P2P抢走。如今余额宝竞争力尽失,已被招安,P2P已灭。巨头玩家下场,银行作为替补上场,这可能是错过2013年之后以来最好的机会。

2021年,银行一面要完成金融科技三年规划的目标,一面要重整和互联网巨头在存贷上脱钩后的自我业务平台,这年将是扭转市场的转折点。

转载自:新金融洛书

 


如果你要找金融公司职位或者招聘金融人才,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直接站内联系我们。51金融圈网站有百万金融人才简历和上万家金融公司合作,更有专业的猎头服务和金融薪酬报告,心动不如行动,还不赶快联系我们!
51金融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