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崩了?公司紧急致歉!“小破站”凭什么跃上千亿市值?

作者:匿名    来源:财经网、证券之星、哔哩哔哩一季报    发布:2021-07-16 10:40:41    浏览:1463

51金融圈

7月13日晚上23时左右,B站突然崩了,消息迅速刷屏,冲上了热搜第一。
 

有网友感慨:“原来没有B站的时间这么无聊!”

 

在B站崩了后,B站的老对手——AcFun(即A站)也一度崩溃。# A站也崩了#、#豆瓣崩了#、#晋江崩了#等话题也先后登上微博热搜榜。

 

有网友调侃称,B站重新定义了互联网顶流大厂的标准——崩了后用户能把其他网站也挤崩。

 

B站官方7月14日凌晨2:20发布消息称,7月13日晚间,B站的部分服务器机房发生故障,造成无法访问。技术团队随即进行了问题排查和修复,现在服务已经陆续恢复正常。

 

B站官方称,“耽误大家看视频了,对不起!”

 

故障原因

 

13日晚间,很多网友在睡前习惯性的刷着B站,突然全端无法打开,经过测试,客户端、网页、电视版都无法打开。

 

此时“B站崩了”已经冲上微博热搜,与此同时,网传B站崩了是因为B站大楼停电导致,尔后又传言有火情发生。对此,上海消防迅速辟谣:经了解,位于上海市政立路485号国正中心内的哔哩哔哩弹幕网B站(总部)未出现火情,未接到相关报警。具体情况以站方公布为准。

 

据报道,B站相关人士回复,经过第一时间检修,网页端和移动端正在恢复中。

 

至7月14日0点30分左右,B站网页端和移动端大部分功能已恢复正常,视频播放和直播功能已可正常使用,但个人收藏、动态、消息等功能尚未恢复。

 

14日凌晨2点15分左右,B站所有功能均恢复正常。

 

年轻人为什么爱上B站?

 

大半夜的,B站服务器机房发生一些故障,居然引发了这么大的讨论,从侧面证明了,年轻人有多爱上B站。

 

哔哩哔哩诞生于2009年,被用户们亲切地称呼为B站或“小破站”。

 

B站号称中国年轻人高度聚集的综合性视频社区。其官网显示,月均活跃用户数为2.23亿,35岁及以下月活用户占比86%。B站的核心用户为“Z+世代”(出生于1985-2009年间),据QuestMobile统计,B站是中国24岁以下年轻人最偏爱的App,并常年占据百度00后搜索热点榜单前列。

 

B站官网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其用户日均播放视频16亿次,日均使用时长为82分钟,月均互动66亿次,通过考试答题的正式会员有1.12亿人,正式会员第12个月留存率为80%。

 

那么,为什么年轻人那么爱上B站呢?

 

B站的董事长陈睿早年是雷军金山手下的技术助理,后来因为业务调整去当了猎豹的合伙人,雷军作为陈睿的老东家,也给陈睿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就像小米是从手机逐渐拓展业务发展物联网矩阵一样,B站早年也是以非常垂直的二次元社区逐渐发展扩大的。

 

2010年奔波于猎豹各类事务的陈睿在朋友的推荐下接触到了B站,当时的B站还不叫哔哩哔哩,而是叫MikuFans,大部分的视频也是从外网搬运过来的。

 

陈睿那段时间顶着巨大的业绩压力,每天除了干活,上B站就成了他唯一的乐趣。当年陈睿拥有一亿猎豹的股权,可以说是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

 

但是因为热爱,陈睿连猎豹股权都不要了就直接离职,去当了B站的天使轮投资人,并和站长徐逸一起致力于发展B站, 2014年,陈睿正式加入B站担任董事长,这时的他已经36岁了。

 

哔哩哔哩的护城河(基因)就是以视频为载体的社区文化。

 

在B站上用户们会根据各自的兴趣爱好和价值观,自发的形成一个个的圈层社交,在同一个视频下面通过弹幕和评论的形式,打破空间和时间的隔阂进行互动。

 

这些用户会非常厌恶有一些价值观不符的人来打扰自己的小圈子,但又会自发的吸纳价值观相同的人,于是他们就会在潜移默化中达成一定的共识,设立一些约定俗称的行业“黑话”。比如就像“法外狂徒张三”,“奥利给”,“2333”,“不交450谁也保不了你”一样,你只有听懂了这些“黑话”才能算做是“自己人”。

 

抖音就像可口可乐,重娱乐轻社交,好比是下班回家一个人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划拉两下屏幕,打开一瓶快乐水,抿上一口大呼过瘾。而哔哩哔哩更像是奢侈品,重社交轻娱乐,好比是约上三两个好友,温上一壶酌酒,大家一起聊点共同话题,分享一些生活百味。

 

就像很多的70、80后好奇,一个弹幕挡的连视频都看不清的网站,为什么能聚集这么多的年轻人。其实大部分的90、00后也无法理解酒这么难喝的东西,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爱喝。其实大家的“醉翁之意”都不在“酒”。

 

从用户的年龄分布来看,B站的用户以年轻人为主,其中90后和00后的比例达到了82%,平均用户年龄为21岁。B站目前的主流人群还是年轻人。

 

但B站从不止步于年轻人,不管你是哪个年龄段的,只要你的兴趣与价值观一致,都有可能成为B站的用户,而且一旦进来,那你很有可能就会被黏住。

 

B站透露的数据显示,其2020年正式会员12个月留存率在88%,甚至在2009年6月26日至7月25日之间注册的用户,到今年活跃在B站的10年留存率超过65%。这个数据是非常恐怖的,2019年抖音的7日留存率也就在81%,还不如B站1年的留存率高。

 

B站的核心挑战就是在拓展新人的途中黏住现有的有用户。大家之所以对于一个社区产品有这么强的黏性,或许就在于其内容、态度、文化和价值观。

 

B站凭什么跃上千亿市值?

 

B站于2018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三年后,即2021年,在香港上市。

 

2020年4月17日,B站美股股票收盘价29.00美元,市值100.2亿美元。B站终于在成立后的第十一年上实现了百亿美金市值,再也不是当年的“小破站”了。

 

有趣的是,B站董事长陈睿2019年中在内部宣布了一个目标:“三年内,B站市值要达到100亿美元”。没想到时间过去不到一年,睿总的小目标就已经实现了。

 

如今,B站更是站上了千亿市值。

 

一季报显示,B站一季度营收为39亿元,同比增长68%;净亏损为9.05亿元,亏损额同比扩大67.9%。

 

运营数据方面,一季度B站平均每月活跃用户2.23亿,移动月活2.09亿,分别比2020年同期增长30%和33%;平均每日活跃用户6010万,比2020年同期增长18%;平均月度付费用户达2050万,比2020年同期增长53%。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曾对外表示,B站“2023年内MAU达到4亿”。

 

平安证券认为,B站牢牢占据年轻人心智,不断“破圈”,4亿用户规模可期。截止21Q1,B站2.23亿月活跃用户中86%为Z世代+、50%生活在一、二线城市,B站也凭借对年轻人深刻的理解,不断创作和运营年轻人感兴趣的内容,深受年轻人喜爱,形成独特的品牌和商业价值。随着B站不断“破圈”,管理层预计2023年底B站月活用户将达到4亿,对达成此目标持乐观态度,预计B站用户增长可能路径是向低线城市Z世代扩散以及向高线城市更宽年龄阶段扩散(类似15Q1-18Q1微博用户规模从2亿增至4亿)。

 

现在打开抖音,几乎每10条视频会刷到1-2条广告,广告负载率达到15-20%。而在B站上则很少会刷到广告。甚至视频网站最常见的贴片广告在B站上也没有,那B站是靠什么赚钱的呢?

 

B站早年主要靠游戏代理这一单一形式变现,近两年,B站致力于收入的多元化并取得不错的成效。

 

平安证券表示,B站商业化主要分为两大类:

 

1)基于垂直人群的商业化,包括游戏、增值服务(直播、付费会员)、电商等,2020年营收占比分别为40%、32%、13%。

 

2)基于泛化人群的商业化,即广告,营收占比15%。针对垂类人群,B站采取做深产业化的方式,为ACG等垂类人群提供更专业的内容服务。针对泛化人群,B站通过不断扩展内容品类,持续破圈。未来随着B站用户规模继续提升,预计广告收入占比将继续提升。

 

关于版权的视频江湖混战

 

B站的视频类型是PUGC,介乎于PGC和UGC之间,由有一定视频剪辑水平的用户自行上传,这类创作者在B站称为UP主。2019年Q4,B站月活跃UP主100万,是MAU的0.8%,这一数字还在持续上涨。平均每位UP主每月发布2.8个视频。而到了2021年一季度,B站月均活跃UP主为220万,月投稿量为770万。

 

但在UP主生产内容的模式下,版权的问题却成为了长短视频之争的焦点。

 

在今年6月3日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优酷总裁樊路在B站CEO陈睿发言后,上台表示,“B站大哥”的市值比优爱腾这三个“难兄难弟”加起来都高,又暗示全社会需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就盗版侵权问题,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在大会上直指这是在损害行业的未来:“不要再做贼了,好么。”

 

爱奇艺CEO龚宇则接着话茬进一步给侵权做了划分:短视频切条直接搬运是硬盗版,二次创作是软盗版。“所谓二创内容则是把未经授权的内容和自己的内容结合起来的‘软盗版’。短视频达到甚至数倍于长视频本身的时长,不但侵犯了著作权,还逃避内容审核,让行业丧失了公平性。”

 

“我们大概算了一下,在长视频播出的平台之外,分段式的盗版短视频播出总时长和长视频行业播出的时长已经基本是同一个量级的了,然而付出的成本可能相差10倍甚至20倍。”

 

事实上,这已经是爱优腾近两个月内,第四次声讨抖音、B站和快手等平台了,此前三次大多集中在版权问题之争。

 

5月28日下午,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联合声明,谴责B站盗播《老友记重聚特辑》。声明称,《老友记重聚特辑》在5月27日上线短短数小时后,B站出现了侵权盗版内容,严重损害了版权方的正当利益。5月29日,B站已经下架老友记侵权视频,搜索关键词相关内容几乎被清空。

 

4月23日,腾讯视频等70余家影视机构以及李冰冰、杨幂等500多名艺人联合发布《倡议书》,直指短视频内容侵权。《倡议书》要求,短视频平台“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在必要时将对此类行为发起集中的法律维权行动”。

 

4月9日,逾70家影视传媒单位企业发布联合声明,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

 

该声明表示,针对目前公众账号生产者的以上行为,将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并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切实提升版权保护意识。

 

参与该声明的,不但包括了正午阳光、柠萌影视等知名影视公司,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等网络平台皆在其列。

 

声明发布后,B站的影视剪辑区大量二创视频被下架、退回和锁定无法编辑。

 

对于爱优腾和B站、抖音长期以来有关“盗版”的争执,许多网友也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网友还是在为B站说话,夸赞剪辑质量的优秀,“拯救”了视频网站的那些剧集。

 

除了剪辑问题,视频平台广告的不合理也成为了被吐槽的重点,有人呼吁平台“合理插入广告”。

 

作为传统长视频平台,爱优腾三家每年版权采买费用占了公司运营成本的大头,重资产模式直接限制了长视频平台盈利能力。而另一边,剪辑影视则因素材易得、操作便捷成为不少短视频平台内容生产者首选,虽能大大减少版权采买成本,却也可能涉及盗版侵权。

 

据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在对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体育赛事、动漫等类型的4894件作品的监测中,共发现短视频疑似侵权链接1406.82万条,电视剧单部作品短视频侵权量多达5991条。

 

另据企查查数据,抖B快三家公司主体涉及的司法案件中,案由均主要与侵权相关。如B站涉及的1308起司法案件中,作为被告身份的就有1003起,其中大部分是侵权纠纷。

 

短视频怎样才算侵权?

 

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方兴东做出解释:应该分两个方面来看影视版权保护,照搬、照抄长视频,并以此牟利,这毫无疑问是侵权的,但是对于UCG的内容,一般的大众用户分享、评价、研究、欣赏少量使用了影视版权,就属于合理使用范畴。

 

针对这种情况,中宣部版权管理局于慈珂此前表示:要继续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坚决整治短视频平台以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复制、表演、传播他人影视、音乐等作品的侵权行为。

 

另外,“合理使用”和“侵权”的界限到底在哪里呢?

 

根据观察者网咨询法律相关从业人员,知识产权制度虽然保护作者对其作品的合法权益,但主要是为了防止他人对作品实施歪曲、篡改、冒名顶替和擅自改编传播的行为,并不禁止人们正常接触和使用作品。

 

原则上,使用他人作品需要经过著作权人的许可并支付相应报酬,但《著作权法》第二十四条也明确了“合理使用”规定,在符合该规定所列举的情形时,使用作品并不需要著作权人的许可,也无需支付报酬,只需要指明作者姓名或者名称、作品名称,并保证用途合法即可。

 

根据该条第(二)项的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范围。

 

因此,在二创短视频中引用影视剧的视频、图片的行为,即使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也并不一定构成违法,关键还是要判断是否符合“适当引用”的情形。

 

通常来说,对“适当引用”的判断主要考虑引用目的、引用比例、对原作品的市场影响等因素。

 

其中,在引用目的上,需要分析被引用内容是否与二创内容主题之间是否具有关联性。在引用比例上,虽然没有绝对的数量比例限制,但不能使引用比例明显超过必要范围。在对原作品的市场影响,则要考虑二创内容与原作品是否会在同一市场领域形成竞争关系。

 

总得来说,影视剧的二创内容是否构成侵权,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长视频短视频对阵不是一天两天了,双方积怨破深,相信未来还会继续。

来源:财经网、证券之星、哔哩哔哩一季报

 


如果你要找金融公司职位或者招聘金融人才,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直接站内联系我们。51金融圈网站有百万金融人才简历和上万家金融公司合作,更有专业的猎头服务和金融薪酬报告,心动不如行动,还不赶快联系我们!
51金融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