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宸未来3亿产品违约 湖南信托和国元信托“口水战”

作者:钟源    来源:经济参考报    发布:2014-08-22 11:08:39    浏览:703

51金融圈
摘要:信托兑付风险目前正向纵深发展。因所投项目违规停工,华宸未来基金子公司深圳华宸未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宸未来资产)此前成立的一款资管计划正遭受违约的煎熬。截至8月21日,卷入其中的华宸未来资产公司、湖南信托和国元信托相继发表“解释说明”,声称自己仅为通道方。而波及的100多位投资人正联名“上书”维权。


项目土地违规两信托产品违约

8月11日,华宸未来资产发布临时公告称,本公司运作管理的“华宸未来-湖南信托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和“华宸未来-志高集团二期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于7月就已经到了付息时间,但因淮南志高项目土地使用违规,导致项目停工。目前,淮南志高已经进入破产重组,并表示无法按期支付中期利息及进一步兑付投资本金及收益。

自此,投资者才如梦方醒。此前购买的华宸未来-湖南信托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中途又引入一国元信托,且该产品目前不能如期兑付利息。

8月18日,华宸未来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华宸未来-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第六次临时公告———有关投资者电话沟通会主要内容的公告。整个事件逐渐“浮出水面”。

2013年6月6日,湖南信托与华宸未来签署了《单一资金信托合同》,约定委托人(华宸未来)利用受托人(湖南信托)的专业优势,由受托人根据委托人的指令将信托资金用于向指定借款人淮南志高动漫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名下的淮南志高动漫文化产业园项目建设发放贷款,受托人以管理、运用或处分信托财产形成的收入作为信托利益的来源。

按计划,华宸未来在2013年6月25日开始募集第一期资金。但在7月15日,因湖南信托不希望单一信托在法律关系上直接与资管计划对接,其提出将华宸未来从直接委托人角色上替换。经双方商讨,最终决定将原投资路径及交易结构调整为:由华宸未来资管计划委托国元信托设立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再由国元信托作为单一委托人委托湖南信托设立单一资金信托计划。

南方某信托人士表示,如果华宸未来的公告和所提供的材料真实的话,湖南信托是此次事件的主导方。从项目管理到资金监管,湖南信托都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华宸未来同样存在未尽职调查和增加通道隐瞒投资者的问题。

各方互打口水战风控形同虚设

对于违约事件,湖南信托公告称,在整体交易过程中,国元信托是淮南志高单一信托项目的唯一委托人和受益人,与湖南信托之间建立了信托法律关系。湖南信托没有参与华宸未来资管计划的设计与发行过程,没有授权华宸未来在资管计划的设计与发行过程中使用“湖南信托”名称,也并不知晓华宸未来资管计划的设计与发行情况。

对此,华宸未来资产18日公告,从寻求投资者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本公司现正与相关信托公司积极交涉,就资金用款环节的划款过错责任,协商寻求积极救济方法;如果协商无果,本公司将于两周内提起诉讼,届时相关金融机构是否尽职尽责及是否应当承担相应责任,由司法机构裁决。

国元信托更是针锋相对地称,国元信托与湖南信托签订的信托合同中对双方权利义务进行了明确约定,湖南信托单方理解其承担通道责任并无合同依据。国元信托是在华宸未来与湖南信托对淮南志高贷款项目达成一致的前提下接受委托人的委托,以信托资金投资湖南信托发起设立的单一资金信托项目,仅承担通道职责,并按0.2%的标准收费。

对此,普益财富研究员范杰表示,两家信托公司都声称自己从事的是“通道业务”,但都在刻意回避一个问题:即便在事务管理类信托中,受托人也应该遵守谨慎原则。更何况,湖南信托在标榜自己是“通道”的同时,收取的信托报酬高达1.60%。

对于三方互打口水战,相互推责,投资者并不买账。在8月15日华宸未来与投资者举行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有投资者提出,为什么不可以把抵押物变现,支付投资者的3亿元资金。对此,华宸未来公告显示,无法将抵押物变现。

“实际情况是抵押物按照龙岩地价计算,最多仅值2.5亿元,湖南信托的尽职调查存在严重失职。”投资者王先生告诉记者。

两地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目前湖南银监局已开始介入调查,并约谈了湖南信托,华宸未来资产的主管部门上海证监局也接到投资者的举报材料,并已受理该事件。”21日,沈阳投资者张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他希望,自己的正当要求能够得到主管部门的明示,进而责成湖南信托牵头相关各方迅速解决问题。

3亿元的产品如何兑付,是监管部门和项目管理方当前最迫切解决的问题。据湖南银监局非银处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表示,“事件发生后,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此事,并且约谈了湖南信托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

作为涉事最“前沿”产品发起人华宸未来资产表现得更焦急。其公告称,公司正协商寻求积极救济方法。在投资者看来,华宸未来资产的注册资金仅2000万元,没有能力兑付,作为项目的最终管理方和资金监管方,湖南信托存在严重失职,应共同承担损失。

对此,投资者雨女士表示,“刚给湖南信托去了电话,目前只是开始启动抵押物的处置,起诉志高集团,至于刚性兑付,现在没接到上级部门的通知。”


如果你要找金融公司职位或者招聘金融人才,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直接站内联系我们。51金融圈网站有百万金融人才简历和上万家金融公司合作,更有专业的猎头服务和金融薪酬报告,心动不如行动,还不赶快联系我们!
51金融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