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着“灵魂社交”光环的Soul,“钱”路光明吗?

作者:匿名    来源:未知    发布:2021-05-13 13:18:46    浏览:1331

编辑 搜图

据媒体报道,当地时间5月10日,社交平台Soul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申请以 SSR为交易代码在纳斯达克上市,摩根士丹利、Jefferies、美银证券与CICC共同担任承销商。

编辑 搜图

公开资料显示,soul是新一代年轻人虚拟社交平台,于2016年由张璐创立。在创办soul前,张璐曾是一家欧洲管理咨询公司中国区的合伙人。

从股权结构来看,Soul投资人股东中腾讯持股占比最高。IPO前,Soul管理层持股33.2%,其中张璐持股比例为32%,拥有65%投票权;腾讯全资子公司ImageFrameInvestment(HK)为最大外部股东,持股49.9%,拥有公司25.7%的投票权。IPO后,张璐与腾讯或成最大受益人。

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营收为4.98亿元,同比增长604.3%;2021年一季度营收为2.38亿元,同比增长260%,该季度整体毛利率为86%。

此外,Soul的DAU已达千万量级,同比增长94.4%,其中73.9%的DAU是Z世代。从2020年7月开始至今,Soul每月的MAU用户增长速度,平均保持在105%以上。

今年一季度,其月均付费用户规模达154万;月均用户付费率达4.8%;每付费用户月均收入达48.6元。

 

1.靠庞大年轻用户群“突围”老牌社交APP

Soul于2015年上线,2016年11月Soul APP正式发布。

2015年的社交APP赛道是红海一片。当时稳坐陌生人社交第一把交椅的陌陌已经成立四年,还成功上市了。

因为陌陌的上市,互联网掀起一股社交软件创业潮,各种玩法的社交软件呈爆发式增长,仅2014年就有60个项目成立。但是,红海赛道里,能存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Soul早期融资时也曾不被看好,一位投资人看完BP后断言:这款产品日活不会超过10万。没想到的是,如今Soul都要去美股上市了。

从招股书看,2019年、2020年,Soul的平均DAU(日活跃用户)分别为330万和590万,平均MAU(月活跃用户)分别为1150万和2080万,增长率为80.7%。2021年3月份,Soul的平均DAU涨到了910万,平均MAU涨到了3320万。

对比来看,截至2020年12月,陌陌主APP月MAU为1.138亿。从用户规模来看,Soul还无法比过先发制人的陌陌。

但是,曾经稳坐陌生人社交第一把交椅的陌陌,正在逐渐失去它的用户。还是从月活来看,截至2019年12月,陌陌的平均月活为1.145亿,但是到了2020年12月,这一指标降到了1.138亿。

而在用户尤其是年轻用户的吸引力上,Soul正在逐渐展现自己的魅力。2021年3月,Soul平均DAU的73.9%在1990年或之后出生。

而且,Soul的留存率也不错。根据招股书,2021年3月使用Soul的用户中,有56.4%的用户在当月至少有15天处于活跃状态;这些用户平均每天保持四次对话,并且在同一个月内每天发送68.3条私人消息。

在Soul上,你能看到大量用户把自己的吐槽、感悟、生活发布在社交广场上,陌生人聚集起来在各条动态下面讨论聊天,这样一来大量优质的内容进一步提升了产品活跃度。

不少女性Souler还表示,相比于一上来就露脸的其他社交软件,Soul这边则不需要露脸,更看重的是能不能聊得来,对女性友好一些。

 

2.做年轻人的“孤独生意”

 

在当下的资本逻辑里,平台价值更体现在用户的构成上,不单是用户的规模。一个例子是B站的用户量级虽然不及爱奇艺,但二级市场给予了B站更高的期待,原因之一就是资本认为B站的年轻用户群体具备更大价值。

Soul显然也是想抓住这一财富密码。除了用数据强调用户群体的年轻化之外, Soul招股书中还花了许多篇幅来论证其为何能引起年轻群体的兴趣。

一个关键点是“虚拟身份”。Soul与绝大多数陌生人社交平台相区别的一点,是其为用户建立起了一个脱离现实世界的虚拟身份,用户们不使用真实头像,而是必须使用“捏脸”功能捏出一个自己理想化的虚拟形象,即便是在后续上线的视频匹配、Soul拍相机等功能中,Soul也通过“脸基尼”的方式让用户的真实形象能够得到隐藏。

Soul的设计之初显然不曾预想到“元宇宙”的概念,但Soul确实恰到好处地踩中了这一风口。戴上虚拟“面具”之后,用户可以在Soul平台上更加无压力地进行表达与社交,尤其是在“万物皆可卷”的当下,Soul一定程度上确实成为了年轻人们逃避现实压力的“虚拟乐园”。

陌生人社交与虚拟身份的加持下,Soul平台呈现出较高的用户活跃性,并在社交的基础上体现出一定的社区属性。

归根结底,Soul做的还是年轻人的“孤独生意”,其通过切合Z世代喜好的二次元虚拟形象,帮助年轻人摆脱现实压力,寻求同圈层中的认同感、陪伴感。

即便抛开“元宇宙”的概念,对年轻人需求的精准捕捉,以及社交、高活跃、Z世代等属性,也足够Soul讲出一个好听的故事。

 

3.还未在Z世代手中赚到钱

故事是动听的,但现实情况是,Soul尚未能从其引以为豪的Z世代手中赚到钱。重视“精神和灵魂”的Soul,因为缺少荷尔蒙驱动,因此被认为缺乏变现能力,遭到部分投资人看空(不包括腾讯)。张璐去年透露,Soul其实已经略微盈利,但现阶段赚钱并非Soul的“最优先级目标”。

Soul收入主要有两大来源,一是增值服务,即用户购买会员或虚拟货币享受会员专属服务产生的收入;其二则是广告收入。2019年,Soul甚至还未有广告变现。2020年开始,平台开始以增值服务及广告投放两端服务进行变现。

然而,从付费率和最终盈利结果看,Soul的变现只处于起步阶段。首先,按付费率统计,2019年及2020年,平台月均付费用户数量分别为26.89万及92.93万,每名付费用户贡献21.9元及43.5元收入,对应两个年度的MAU 1150万及2080万,付费率分别是2.33%及4.47%。

对比美股上市的另一款陌生人社交应用陌陌(MOMO.US)。财报显示,公司2020年12月主APP(即陌陌)MAU为1.138亿,季度付费用户数量为900万,付费率为2.63%。再加上探探付费用户的380万,陌陌第四季付费用户总数为1280万。

同期,陌陌(含探探)产生的直播服务收入及增值服务收入分别是23.3亿元及14亿元(合计37.3亿元),折算每名付费用户每月贡献的收入是97元。

由此不难看出,目前的Soul在付费率上与陌陌相当,但在每名用户贡献收入方面还远远比不上陌陌。

而从最终盈利结果来看,Soul目前仍处于亏损阶段。2021年第一季,公司总收入为2.38亿元,收入成本为3412.5万元,营销费用高达4.7亿元。最终,Soul净利润录得亏损4.1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亏损6515.3万元扩大超过五倍。

公司亦在招股书中表示,其运营费用中销售及营销费用占了大头,最主要的营销支出便是广告费用。公司在各种日常移动APP中投放大量广告宣传Soul APP,导致产生了较多的营销费用。

还在砸钱打开知名度阶段的Soul现金流亦呈现典型的互联网平台烧钱阶段特征,经营活动现金持续流出,现金流主要依赖投资活动净流入及融资活动的外部融资。今年第一季,因为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过多达1.52亿元,Soul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减少1.5亿元至4.75亿元。

 

4.小结

 

​Soul显然是缺钱了,此次赴美上市Soul计划融资约2亿美元,约合12.8亿人民币,以一季度的亏损额度来看,这钱也只够Soul烧三个季度。

即使有腾讯等大股东坐镇,Soul目前的资产情况究竟能否支撑起其建设社交元宇宙的愿景,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

被Z时代选择是一种幸运,但究竟能不能从Z世代手中赚到钱,这才是需要被考验的“灵魂”。

 


如果你要找金融公司职位或者招聘金融人才,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直接站内联系我们。51金融圈网站有百万金融人才简历和上万家金融公司合作,更有专业的猎头服务和金融薪酬报告,心动不如行动,还不赶快联系我们!
51金融圈